|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客服专员QQ:244962534
中国防爆配件网
  • 排名推广
  • 发布信息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趋势分析 » 正文

新常态下国内动力煤的挑战和现状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5-31  来源:中国防爆配件网  浏览次数:104
核心提示:新常态下国内动力煤的挑战和现状
     5月28日-5月29日由上海期货交易所携手郑州商品交易所、大连商品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在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和中国期货业协会的支持下,以“一带一路战略下期货市场的发展与合作”为主题,在中国上海举办第十二届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和讯期货参与全程报道。 

  动力煤甲醇论坛于5月29日上午正式拉开帷幕,论坛中由中瑞集团副总经理巫克力先生主持的圆桌论坛,参与嘉宾有中煤集团销售公司副总经理,赵天雪;浙江能源集团煤炭及运输副总经理,安骏;瑞茂通(600180,股吧)副总裁,曹诗雄;新加坡交易所高级副总裁兼大中华市场总经理,简佩玉;凯思尔顿(中国)贸易有限公司动力煤负责人,马用功;摩科瑞灰色及煤炭全球高级交易员,刘涛;阿格斯亚太区高级副总裁,Jim Nicholson。 

  以下是此次圆桌论坛的精彩实录: 

  巫克力: 

  大家好,我们这一轮的圆桌论坛现在正式开始。我是中瑞集团副总裁巫克力,是本次圆桌论坛的主持人。现在有请动力煤圆桌论坛的各位嘉宾上台。有请: 

  中煤集团销售公司副总经理,赵天雪;浙江能源集团煤炭及运输副总经理,安骏;瑞茂通副总裁,曹诗雄;新加坡交易所高级副总裁兼大中华市场总经理,简佩玉;凯思尔顿(中国)贸易有限公司动力煤负责人,马用功;摩科瑞灰色及煤炭全球高级交易员,刘涛;阿格斯亚太区高级副总裁,Jim Nicholson。 

  大家好,圆桌论坛现在开始。昨天晚上的时候郑商所的总经理郭总,我在跟他喝酒的时候他跟我说,你要好好主持今天的圆桌论坛,结果这句话搞的我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我在琢磨怎么才可以把这个论坛主持好,到早上的时候我发现突然有一个灵感,要想主持好这个论坛,我觉得用一个词比较好“互联互通”。我们七位嘉宾能够在思想上、观念上进行连通、连接。互通,我想我们上台只有7位嘉宾,实际上在台下的很多人都是重量级人物,所以我们仅仅是请了7位代表上台,我们希望通过这次论坛能够把台上和台下实现互通。我想我们的圆桌论坛会受到好的效果,这是我想说的一个感受。 

  本次论坛讨论的是动力煤行业的新常态、新机遇、新发展,这是三个主题词。现在在国家宏观经济状态下,现在有三期叠加:增长速度跨越期、结构调整镇痛期、前期政策刺激的调查期。形式很复杂,大家的判断各有各的见解,同时现在中央提出来“一带一路”的战略布局,我想这也是给大家带来了很好的机遇。怎么来认识这些问题,怎么跟自己的行业,跟自己公司的发展结合起来,我觉得这确实是大家关注的问题。同时,我也想从微观角度来讲在座的各位来到这里想听什么?我个人的理解不一定对,我觉得首先是大家非常想了解我们在座各位嘉宾的一些具体情况,这个我会在每个人发言的时候介绍。第二个,大家想了解一下我们现在行业存在的一些矛盾,矛盾总是要解决的,但是解决的方法,选择的路径,选择的策略可能不一样,等一下我们也非常希望听到嘉宾们的见解。第三,在座的有很多投资机构,也有很多生产产业链的企业,也有服务机构以及中介机构,大家可能也想听到新的引领模式。还有一点可能是大家更关注的,就是煤炭期货价格未来怎么走。首先我们第一个议题是新常态下国内动力煤的新常态的挑战和现状。 

  所以有请赵总先为我们介绍一下面临了什么困难和挑战。 

  赵天雪: 

  非常高兴,也非常感谢郑商所提供这样一个机会跟大家学习,同时有互相交流的机会。刚才问到的第一个事情,刚才我听到梁秘书长对煤炭最近几年的发展情况,发展状况以及面临的困难,其实讲述的非常清楚,大量的数据都显示出来了。确实,从事我们煤炭生产,我是中媒集团的销售公司,所以对销售公司对市场的感应可能更感到了煤炭企业的冬天。大家知道2012年以来宏观经济的放缓,加上我们产能的大量释放,特别是价格的下跌。刚才梁敦仕秘书长说了现在的价格跌到了十年前的水平,实际上在2011年10月末的时候动力煤的标志性的指数是860多块钱,到了星期三新公布的是414块钱。所以从价格上看到了跌了一半还要多,所以对煤炭企业来说,现在面临的困境确实是非常大的。这是第一个。 

  第二,从2015年前四个月很多的经济数据说明了这种形势非常严峻,不管是我们的生产量还是煤炭的销售量、铁路的发运量都是下降的,下降有6%多,甚至发运量下降到了9.6%。但是我们的库存却是高的,连续40个月煤炭的库存在30亿吨以上,但是利润大幅度的滑坡。我们的利润同比下降了61%,还要多。从这些数据显示出了煤炭企业现在面临的困难真的是非常的大,一方面不光市效益的下滑,银行的融资难度也很大,资金链也短缺,因为银行都是嫌贫爱富的,当这个企业一旦经营状态有所不好,就相应融资的评级和难度加大了很多,周转效率也受到了影响。特别是现在已经很多企业在欠发减发工资,亏损面也很大,也出现权行业的亏损,这种安全生产的压力也很大。所以整个煤炭行业我们要怎么在协会、国家发改委相关的政府也很重视,从去年的下半年到现在连续召开了29次相关的会议,对于怎么稳定价格也好,怎么控量也好,怎么用合规合法的方式把我们这个社会煤炭生产企业生产量稳住,做了很多的工作,也有了一定的效果。 

  巫克力: 

  谢谢赵总,刚才赵总说价格在超跌,库存在继续上升,应收帐款也在增加,银行资金贷款压力越来越大,还有全行业的普遍亏损以及延伸到了社会的安全稳定。这些都是问题,但是问题解决,谁有本事来解决这些问题,这就是机遇。大家可以思考一下。下面我们请第二位嘉宾曹诗雄总裁,您是做煤炭供应链贸易的,也是在做相应的供应链金融业务的。贸易煤炭的状况非常严峻,你们作为中国最大的煤炭供应链贸易商,如何来面对市场的形式?请曹总针对现在的低迷形式和经营状况谈一点你的看法。 

  曹诗雄: 

  谢谢。刚才赵总把煤炭产业链状况,梁敦仕秘书长也介绍了。贸易企业面临的状况跟生产企业很类似,整个煤炭产业链最好过的就是电力了,煤炭生产企业和贸易企业实际上是很类似的,煤炭贸易企业很困难,因为煤炭贸易企业上市公司不多,但是生产公司很多,你把煤炭生产公司的财务数据拿出来看确实很糟糕,虽然贸易公司很少,但是跟生产公司是差不多的,经营的利润也是下滑的。以前贸易公司一吨煤可能赚个300块钱,这种好日子也过过。但是现在一吨要赚5块钱,2块钱都很困难,这就说明净利润在大幅度下滑。第二,以前做煤的时候,煤价一个劲的上涨,晚一个月卖,利润就多了很多。现在这两年不一样了,现在行业里面有非常有名贸易企业,就是因为囤煤,囤到了破产。广东有几个大的贸易企业,由于大量的囤积库存,由于价格的急剧下跌导致了濒临破产。贸易靠什么做?靠钱。因为贸易商是非常弱势的群体,在煤炭生产企业面前很弱势,没有话语权,在电力企业也没有话语权,它又是靠钱做的,但是信贷环境很差。这样金融机构特别是银行给贸易企业的信贷基本上是只收紧不向外放,贸易企业也出了一些事,所以它的金融环境也在变差。但是上不给钱,下拿货不给钱,所以使得它的经营状况非常糟糕,所以有很多的企业即使小有盈利,但是也没有办法生存下去。所以它的信贷环境更糟糕,贸易企业没有太多的固定资产,大多数都是轻资产公司,银行放贷是要看资产的,没有资产融资很难。加上面要预付,下面要应收,所以很难。贸易企业现在也开始了转型,我们了解到的一个是不做煤了,做其他的产品,有的做纯服务有的干脆从这个市场退出。贸易商退出的数量非常多,在这两年,参与煤炭行业的企业,以前煤炭经营有发证,以前最多的有2、30万家,现在基本上三分之二的都不在了,绝大部分退出的就是贸易商。 

  还有一个,它还面临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从去年开始大的电厂开始直接对接,那么这就是在去中间化,一些没有资金实力,没有非常好的上游资源整合能力的企业逐渐从这个市场中被淘汰出局。我们贸易企业如果说还是按照以前的方式将非常难做,大家很奇怪为什么我们可以逆势而上,我们在供应商做了创新,我们也利用的供应链金融。非常感谢郑商所,我们去年运用动力煤期货很好的规避了这个风险,在这里非常感谢郑商所,谢谢。 

  巫克力: 

  谢谢曹总,曹总也算我的同事。他负责动力煤的期货业务,刚才讲到贸易商的困境、利润下降,原有的贸易模式也面临一个困境,同时贸易的金融这方面还没有完全跟上,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值得思考的。就是这一切要做转变,在这种状态下如何转变,我觉得我们台上台下都可以进一步进行思考。第三位发言人有请安总,安总作为电力企业的代表,目前动力煤价格处于地位,刚才曹总说电力企业日子好过一些。请您介绍一下电力行业对动力煤的消费情况,以及电力企业运用动力煤过程中它的开工率、发电量以及替代能源的基本状况。 

  安骏: 

  尊敬的各位领导、朋友们今天很荣幸能够到这里来向大家汇报一下我们的新常态下煤炭的消耗情况以及电力情况。大家知道我们在地方上装机容量上最大的企业。而且我们的消耗煤量直接影响到总的煤炭市场,我一直以为在很早以前,我们的煤炭市场的消耗量、采购应该是很小的,所以说我们可以在市场里面是小的。但是后来,经过2008年的大涨煤价,实际上下水煤的主要消耗量在江浙,而江浙这一代,特别是浙江省是没有任何煤矿的,全部靠外面。第二,我们采购的策略是统购统销,所以我们的燃料公司的采购量是数一数二的。所以说我们也是非常重视市场的分析,当然由此也要分析一下我们这个情况的消耗量,因为这个跟市场有关系。 

  第一,现在总的来说这几年下来由于我们的经济、产业结构的调整包括经济增速放慢,总的来说我们江浙一带煤炭耗量是逐年下降的。还有就是由于水电特高压过来,西电东送,再加上我们也有参与核电技术的发展。所以核电发力是要基本上实现的。所以煤炭消耗确实是下来了,我们浙江省的耗煤量,去年动力煤消耗量比去年少好几百吨。我们这个阶段,我们的耗煤,我们的发电量占全省的发电量一半以上。我们比去年、前年的耗煤量少350万吨。2013年是4100万吨,去年只有3740万吨,虽然我们的装机容量在增加,去年我们投产了全国首次一次性建设投资的超低排放技术,但是我们总耗煤量也下降了300多万吨。我们的装机容量还在增加,以前我们的装机容量在省内是2000万左右,今年我们还要多投产300多万。我们去年发电,加上替代发电是4800左右,今年我们估计是4600左右,以前浙江省发电小时是4600是常态,这在前几年是无法想象的。以前浙江省是有几个比较好的优势吸引了中央大企业来投资。 

第二,发电利用小时高,当时他们不相信。我记得我们有一年的发电利用小时达到了7800多小时,他们有人说这个是不是记错了,其实我们没有记错。但是现在是4500小时左右,现在也是一个常态。所以的确对煤炭市场供需量的平衡带来了影响。再加上全国很多煤炭产能的发展,使得煤炭市场更加雪上加霜,但是我倒是想看看现在北方的煤炭市场,应该从现在的趋势来说是向上走。大家可以算一下,这个煤价如果在5500的话,可能是400块钱,这样出矿价可能不到100块钱,它的变动成本,有些摊销在煤产量都不够,这样煤矿就没有再生产的积极性。如果还有变动成本,可能还会生产,所以很多的煤矿原来是强制性的大家都少生产,心里还不大开心,为什么要我少生产。可是现在政府哪怕不让你限制生产,但是没有变动成本,还生产什么。有些是没有办法,现金流要到银行里面去贷款,但是从它盈利的积极性来看是没有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煤价应该还是逐步有所回升。从我们期货可以体现出来,我们期货的价格比现货价格高,前两天都是现货价比期货价高,而且当初我们认为这个价格低的有一点离谱,后来我们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进口煤的影响。如果在南方进行进口煤交货,那就是这个价格。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全国性煤价这么低,真的不是我们发电企业所需要的。因为所有的企业,做企业都要讲究双赢,不管是政府还是市场都要干预。第二,政府调整电价来说,这样其实大家都没有什么好处。我们希望煤价要维持在一个比较相对合理的区域,使得我们的煤炭企业包括煤炭贸易企业都有一定的合理,这个市场才是增长的,这个经济才是稳定的。一方面,我们还是要考虑到在基础发展的,现在中国能源结构,煤炭还是基础,所以还是要发展的。第二,发展要讲究平衡型。第三,核电也在发展。我就说这些。 

  巫克力: 

  我特别关注安总说电力企业的耗煤量在下降,装机容量在增长。我想问您现在电力企业开始补库了吗?里说煤炭价格差不多该回升了,我想问一下电力企业开始在补库存了吗? 

  安骏: 

  一方面库存相对比较高的,包括领导有时候会说你的库存为什么这么高。有几方面因素,一方面我们包括赵总和几个大的企业,他们困难的时候让我们多借一点,我们场地多可以放多一些。还有我们库存比较高了以后,我们是对煤炭市场平稳的。所以煤特别紧张的时候,我们场地比较多,也不会风抢。第二,还有煤多的时候,考虑到一些企业的关系,能接进来就接进来。可能领导也会批评,说煤价下来的时候把煤弄下来。所以实际上我们以前的想法,我们因为现在是一个大户,我们这样做了会对其他企业有所启发。所以我们还是平稳的来。 

  巫克力: 

  谢谢安总。下面有请阿格斯的Jim Nicholson先生,有些煤炭行业都是很熟的,它最有名的就是做API指数,所以下面有请Jim Nicholson先生对国内外的煤炭现状,您感觉到现在面临一个什么突出的问题,大家想听听您的见解。谢谢。 

  Jim Nicholson: 

  非常感谢您刚才的提问,也非常感谢我们的郑商所邀请我在这边跟大家做交流。刚才专家讲了中国的一些情况,我觉得对于中国的市场我就不再赘述了。我们看一下国际市场的情况,我们也是看到了对于所有的国外的厂商来说以及贸易商来说都是挑战很大的。非常有意思,现在的价格都是低位盘整,而且我们也看到了这是由于供应过剩造成的低价,我觉得这个趋势会继续延续一段时间。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现在煤炭的需求也在不断下降,有一些商品出口到了印度,所以印度煤炭进口在不断上升。但是总体上来说,煤炭的供应还是过高的,所以价位现在比较低。 

  另外我想有两点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刚才梁敦仕博士讲的“一带一路”的战略,我们也是知道这个战略可能是需要一段时间让我们的公司个市场能够有深入的了解,到底“一带一路”对他们来说有什么帮助,有一段时间要消化这个政策。另外,梁敦仕博士讲的非常好,中国应该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其他国家互联互通,而且中国的GDP有所放缓,中国煤炭也在放缓,希望中国跟国际市场更多的互联互通。并不是说中国今后很快的能够进行大量的进口或者是出口,因为市场还是需要有一定的调整。但是我们希望中国的煤炭公司能够从印尼还有从其他的国家可以有更多的合作。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国现在其实也会有一些新的贸易手段,煤炭不仅仅是要考虑实货的交易,还有包括我们的电子交易以及衍生品来规避自己的风险。刚才我们演讲嘉宾讲到充分利用到了,贸易公司也讲到了这些可以帮助他们避险,可以利用对冲来避过这个危险时间。还有我刚才听到一点,对于中国的企业来说充分进入到国际市场,当然“一带一路”是很好的契机,让中国和印度、印尼加强贸易的往来,来消化供应的量。而且我们也是希望有新的贸易策略,包括API的指数,我相信也能够帮助我们更多的企业来规避这些风险。我先讲到这里。谢谢。 

  巫克力: 

  谢谢Jim Nicholson先生,他提到了境内外的煤炭的互联互通,这确实是我们面临的很重要的一个未来得发展目标,同时提到了用期货来对冲,这是国际通行的做法。我想这个给我们的国内的企业提出了更好的运用国际的交易规则来规避市场的风险,谢谢Jim Nicholson先生。下面有请新加坡交易所的简总,她是专门负责大中华区业务的,有请您介绍一下新加坡交易所在动力煤场外市场的一些情况。谢谢。 

  简佩玉: 

  谢谢巫总,也感谢郑商所让我参加这个圆桌论坛。新加坡交易所有好几个产品都是以API指数做现金结算的调期和期货产品,让不同的贸易商包括生产商来经过调期以及期货、期权这些产品做避险的策略和工具。讲到为什么新加坡可能跟中国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在发展煤炭交易市场来说,一开始我们是以OTC场外清算来建立这个市场的。因为当时在境外市场参与者并不多,它的发展也是处于非常初步的阶段,市场部成熟,变成了没有办法把产品推到电子盘,以期货的方式来做电子盘的撮合和交易。但是为了服务产业和贸易商用来避险的工具,我们是先以OTC的场外方式做撮合,然后到场内做清算。为什么要拉到场内做清算?是因为参与者的规模大小不一样,有大型的产业也有很小规模的贸易公司。但是大规模和小规模的公司一起交易的时候,信任度是不一样的,不能达到一致。所以只能交到交易所来做中央清算,才可以把风险避掉,所以就有了OTC场外清算的业务。当开始有了一些交易量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把它期货化,因为我们上的调期它基本上是非常标准的合约,跟期货是没有什么分别的,只是在OTC场外做撮合。把它带到电子盘来的挑战就是谁来做造势,因为电子盘可以看到买卖的价格,也是经过了非常大的努力才有办法把它作为电子化、期货化。 

但我看中国的发展是不一样的,它一开始就能期货化了,就是把期货可以放上去了,原因也是众所周知的。第一,中国是一个庞大的市场,内需非常大。参与者也多,使得它很快就可以建立一个很大的市场。国内跟境外市场其实在价格上要有挂钩和互联,我觉得在“一带一路”战略下应该也会实现的,就是国际投资者拿指数来做价格发现跟国内市场用实物交割来做价格发现,其实到了一定的阶段两个应该会回归的。谢谢。 

  巫克力: 

  场外市场,中国期货市场也是重点考虑的领域,新加坡的动力煤的场外市场的品种我想对于国内的场外市场也有借鉴的地方,希望您带着团队到国内给我们做一些相应的培训和交流。谢谢。下面有请刘总和马总,他们二位老总是境外煤炭企业。我想请你们介绍一下中国面临这么一个煤炭低迷状况,国际煤炭企业,贸易企业你们是在想什么?你们是怎么来看待这个市场状况的?首先有请刘总。 

  刘涛: 

  作为国际比较大的公司,我们大概是很久以前利用比较好的套期保值的方式做现货。所以我们大概一年全球1900万吨煤炭,这些现货都是保值的,我们做的是指数。去年指货全球煤炭交易量2.9亿万吨,应该跟中煤差不多。今年1、2月份我们在APR2指数上都是全球第一,都是欧洲的一些交易所。那么从国际的角度来讲,在20年前在美国和欧洲电力开始放开以后,煤炭调期非常活跃的时候,德国电力、美国电力他们可以在电力上进行套保之后,有很多的套利机会,比如说电对煤,煤对天然气,而且大量的人做指货交易,我们不会拿现货做头寸。因为你中间有很多的程序才可以获得最终的利润,所以现货团队可以很大,一年可以做两三千万吨,我们全球煤炭交易员新加坡有我一个,日内瓦有两个,三个人做2900万亿吨,基本上都是我们这个数字,基本指货的量都是现货的10至15倍。从国外的公司我们怎么去看全球和怎么看中国,我说两点。 

  第一,我觉得国际已经适应中国了,国际适应中国的时间是发生在去年6月份,就是你的进口量开始减,你从每个月进口量动力煤1800万吨到现在减到了900万吨,有没有可能去500万吨?不可能。澳洲最大的矿商、印尼大的矿商都在做调查,你们在价格上已经看到了,从去年9月份开始把货向印度出,国际的贸易商速度很快的。他们做了调查之后,中国人拿不拿货关系不大,不是说中国人不拿货佳能肯(音)要继续降价,不会的。我们很多的货去印度,韩国开始招标,我们发现东南亚国家的需求增长非常快,如果你看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的内需增长非常快。中国的煤不让出口,所以从今年来看产能最过剩的国家,问题最大的问题其实不是印尼和澳洲,就谈中国好了,你的产能是过剩的,而且不让出口,就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消化。在这种大前提下,我们认为国际煤炭市场的复苏比较好,这就是为什么纽卡斯(音)指数下不去了,只要市场调到55美元以后,就开始过来买,所以纽卡斯的指数几次都在55块钱都下不去了。 

  第二,结构性的差异。我们看一下货紧不紧,我建议大家去看指数的形状。我们看一下纽卡斯包括APR2和APR4的指数,远期都是向下的,表示前面的货是很紧,其实全球在复苏,澳洲和印尼都在减产。今年在2月份他们觉得产不出来了,换成3800和4600的随便要。在这个大格局下前期的货很紧,所以前面有很大的升水。而中国的情况是远期是升水,其实是国家的政策预期。我就把1501先打上来,1509也不低,所以后面是高的,但是前面是多少钱?现货是最便宜的,410随便买。所以从国际市场开始复苏了,货是比较紧的,所以贸易商我们不相信一定会好,但是后面的价格低,但是前面你不得不接受的现实是买不到现货,但是中国是买不到货的。我就说这些。 

  巫克力: 

  谢谢,您把境外操作的思路基本上介绍了。下面有请马总。 

  马用功: 

  谢谢。其实我们从2012年进入中国,整个发展状况可以很好反映动力煤市场的变化。我们从2012年开始做美国高流煤的进口,然后做南非煤的进口,2014年开始做印尼煤的进口,最后导致进口利润收窄甚至没有。我们现在把工作的中心完全放在指货交易商,像对冲套利或者是单边投资交易。而且我们当时也做很多的研究,其实回到国内的市场可能我的看法更加偏悲观一点,因为我个人觉得2013年、2012年国内煤炭市场开始下跌,有产能过剩的因素。从去年到今年年初开始随着火电量同比负增长,使市场继续加速下跌,而且大大超出了,包括在行业内很多交易员的一些想象。其实供给和需求关键的矛盾是在库存上,虽然国内很多大的企业开始减产,一些小的企业因为利润没有而减产,但是全社会的总体库存在高位,并没有明显发现去库存现象。一进一出,两边一抵消,库存没有下降,把供给收缩的利好吃没了。这就是进口减少的利好也吃没了,这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最后我想说两点,现在大家都在说利润不好,要亏损。像成本曲线最低的生产企业去年也开始了减产,但是实际的产量是在增的。那么生产成本最低的企业在减产是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其实最有效的配置是让效率最低的成本高的贸易商和生产商离开市场,然后生产效率有优势,最能符合变化的企业留下来,这才是长远的利好。 

  最后一点,以前经常聊煤炭是周期性的行业,现在也在出现结构性的变化。我们观察到2008年每发一度电可能是380克标准煤,到2014年降到了320克煤炭,按照最新的数据降到了308克。其实这几十克转化出来是数以亿吨的减少,这是电力市场的结构性的变化。总体说一下,我们的判断基本上就是整个太平洋(601099,股吧)市场,就是以南非、哥伦比亚为主的太平洋市场格局是弱平衡,以澳洲、印尼为供给,亚洲、韩国为需求的市场还是持续供大于求的局面。这是我们的基本判断,谢谢。 

  巫克力: 

  刚才马总和刘总代表海外机构表达了他们对市场的看法,我有一种感受现在“一带一路”实际上是国家在大的格局中考虑问题。这为我们带来了一个启发我们未来在动力煤现货和期货的过程中也应该用大眼光,大格局的思路考虑我们自身的战略发展。因为时间问题,下面就两个问题请大家每个人用两句话结束我们这个圆桌论坛。第一,动力煤期货现在是否已经到了在中国这个煤炭定价中发挥更大作用的阶段?第二个问题,未来三个月动力煤现货和期货的价格你们应该认为怎么走? 

  赵天雪: 

  第一个问题,我感觉确实是期货从2013年9月上市以后,对现货的价格,因为远期嘛,一种发现作用也好,一种引领、一种预期判断都是发挥了引领的作用。第二个问题,未来三个月价格的走势,因为确实低了很多,现在也到了目前在底部起稳或者有所回升的阶段,但是整体的回升可能还是有一定的限度的。这是我个人的判断。 

  曹诗雄: 

  第一个问题,我是积极推进的,我希望用期货进行点价,我认同这个价格的。我觉得从去年到现在每一次的趋势,期货的趋势都走的非常好。第二个问题,从现在到年底,我认为现货都是上涨的,而且甚至能上涨到460到470。谢谢。 

  安骏: 

  第一个问题简单,应该说期货在动力煤的作用越来越大。第二,过程还很漫长,因为这个价格还不是我们煤炭企业套保的心理价位,宁愿在市场上牺牲也不想在这个价格上做。 

  Jim Nicholson: 

  我们也对市场进行过调研,是上个月的时候。就今年接下来的一些预期做了一些研究,大多数的人认为CS2中国南部的价格会比较稳定,大概是在每吨50至55,国内是400至450元。如果这里面有什么风险的话,可能是上面的这个部分,因为我们可以看到在澳大利亚有一些供应出现,澳大利亚也在增加供给,美国也在恢复,所以在价格会有一定向上的风险。 

  简佩玉: 

  这个行情走势就不好说了。我参加了分论坛的大宗商品的价格,其实今年都是向下滑的,但也有人说这可能是要到底价了,这个你们要自己做一个结论。就是这样。 

  刘涛: 

  首先郑商所的期货肯定是有指导意义的,尤其是对交易员做很多套利的窗口是非常具有指导意义的。未来只要中国电力市场能够慢慢放开,煤炭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能源产品,未来肯定有一天交易量是跟美国欧洲是一样的,这一点我坚信,但是前提是电力市场要放开。然后,关于价格预测,我自己头寸也有,不太好说。大概说一下,价格预测是这样的,我个人认为现在动力煤期货价格基本反应了现在的供需平衡,所以400以下的价格是看不见的,我提醒各位一点目前的APR8指数非常低,目前澳洲的5500的价格也比较低,包括CCS在内,很多中国贸易商看到了套利机会,都在新加坡这边52这边买现货,如果动力煤在430以上,交割的空间大概是15至20人民币,大家可以考虑做多,但是澳洲有5500的煤,这样可能会空下来做价差。所以建议看一下1509的价差,发电量只掉了1%,2%,还是在去库存的状态,如果把库存去的很干净,那么10月份会拉一波,如果挤了一下市场,我个人建议他们挤一下,他们如果挤一下市场这个市场就不会是2014年的走势,而是2013年的走势及在短期会拉的比较多。我也希望1501做的人多一点,但是1509的人做的多。 

  马用功: 

  我也非常同意前面几位的观点,我相信随着时间更多的产业链客户的参与,包括煤炭生产企业、电力企业、贸易商包括国内国际的贸易商参与,郑州动力煤价格发现的功能会更加的有效完善,会给更多的产业链的客户提供更多交易灵活性的选择。至于价格,我个人看法在短期内,四季度之前会维持弱势振荡格局,在四季度情况比较好的话会有温和的上涨,但幅度不回答。中长期来看,是不太看好煤炭价格的走势。谢谢。 

  Jim Nicholson: 

  我这边也想问一下我们贸易的同事,因为你们不想给我们一个精确价格,你们是看多开是看空? 

  刘涛: 

  海外澳洲的煤比较便宜,对于我来说套保的话看所有的指数,我觉得郑州目前和纽卡斯比和APR8指数比是偏高的,所以我一定是卖郑州的。但是01的这个合约,如果中煤挤一下会好一些。但是现在01没有量,所以非常难做。 

  马用功: 

  其实我们没有具体的做多还是做空,我觉得做多还是买进口煤,做空就买国内的动力煤。 

  巫克力: 

  由于时间关系,各位嘉宾奉献了非常好的操作和模式上的介绍。刚才听了大家的发言,我觉得你们对郑商所的动力煤期货非常的认同,我虽然现在不在郑商所了,但是也感觉到了热血沸腾,感觉到过去多少您做的工作能够得到市场上的认同,非常激动。再次感谢各位嘉宾辛苦的介绍,谢谢大家。动力煤圆桌论坛结束了,下一个论坛是甲醇圆桌论坛。等一下有请远大石化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向东先生来做下一节圆桌论坛的主持人。谢谢。(来源“和讯)
 
关键词: 动力煤
 
[ 资讯中心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中心
点击排行

购物车(0)    站内信(0)     新对话(0)